杨书健 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世代转变

2020-07-17收藏量226100人已阅

杨书健 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世代转变

这星期儿子放秋季长假,最后选在黄竹坑主题公园旁边的酒店住了两天。放假留在本地,享用游客设施,在海外流行了一段时间,称之为「宅假期」(staycation)。香港以前缺乏了这类选择。这十年来的新增设施又大部分服务了境外旅客,供不应求。因此宅假期一直发展缓慢。

近年港人流行一年去三四次日本、台湾,有时候也不是为了观光,而是在家居以外的环境放鬆心情,消费一下。这个心态就是宅假期的根本。

这波社会运动之下,酒店空置率上升。各酒店只好改变策略,例如主题公园的酒店向本地人提供优惠套餐。这星期在自助餐厅裏,见到的都是香港家庭,宅在一起。我们一家三口省下了3张机票,又不用花半天在飞机上,宅假期的确不错。

虽然宅假期可能只是酒店业短期应变计划,但是这也证明了本地用家还有很多消费潜力。社会运动发展至今,当然各方都希望尽快恢复平静。但就算回复平静,社会也已经改变,不会回到6月前的状态。这些改变所带来的经济影响,值得大家深思。

变成日韩台的派系经济

无论在公司正式脑震荡,还是在与同辈摸酒杯底交换情报,都会提到在今次运动之中,两个阵营都杯葛对方,又动员支持己方。这会否演变成两个经济阵营,像日韩台的派系经济,在乎于运动走向什幺终局。笔者绝非鼓吹长期对立,但亦需指出这有可能发生。

美国中情局前研究总监富勒着有《没有回教的世界》,当中指出回教脱离了基督教,本来只因为对耶稣的定性有分歧。后来演变成世仇,更大的原因是因为以牙还牙式的暴力升级,再加上中东控制了欧亚贸易的陆路线。所以两个阵营一旦分裂了,冲突就愈演愈烈。香港能否避免这种分裂,就在乎于社会到底还要多久才能回复平静。

假如万幸香港的经济不分裂,则要面对世代交接。每个品牌都需配合社会变化,才能历久弥新。而品牌更新,必会顾及年轻社群的变化。今天未入流的年轻人,十年后就会成为品牌的核心支持者。

笔者一代的工作生涯尚有二十多年,今天运动的支持者,尤其是主要和理非的八九十后,在十年后就会成为我们的主要客户。十年后,到底我们是扩大经营,之后再风光退休,还是在中层管理职位行人止步,甚至成为未来某次金融危机下的牺牲品,完全在乎于我们公司能否应付十年后的局面。简单地说,就是品牌在八九十后的心中,有多少的含金量。

手持股票品牌是否明日黄花

因此,如何面对接下来的世代转变,也许就是整个中生代最大的职场抉择。至于稍为年长的一代,取态保守是可以理解的。他们的利益要最大化,当然是祈求这几年稳定,公司业绩做好,个人收入得以保障。

但是现代人的退休生活平均长达十五二十年。在现行退休制度之下,也许大部分退休人士都有高息股等投资以资助退休生活。今天的商业霸主是否在十年后仍能生存,乃是足以影响退休生活质素的大决定。因此,退休人士亦不能不提防手持股票的品牌是否明日黄花,世代交替之后生意会否愈做愈缩。

时代革命,早已跳出了政治口号,而成为影响每一个香港人的範式转移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