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书健 香港「福地」需胸襟解危机

2020-07-17收藏量496895人已阅

杨书健 香港「福地」需胸襟解危机

房託和收租股原属容易分析的行业。资产坐落何方是公开资料,容易查证;资产又有价有巿,估值不难。而且租金收入建基于以年计的租约,故此估算下期盈利,一般误差值可低至2%。地产承载经济,经济虽有荣枯,但整体趋势却是基于城巿的竞争实力,历几十年而形成,甚少出现剧变。

压制或扭转港经济趋势

但是执笔之时,甚嚣尘上的传言是港府在考虑动用《紧急法》以回复社会平静。香港就如透明瓷器,价值在于其细緻。4周前我就写过,以「严刑峻法回复表面安宁,只是用铁线包住瓦煲。」这3个月来各政府机构形象受到打击,民望急速下滑。如果今夏的社会活动如此终结,只怕民情未会轻易恢复,低迷的社会氛围将会成为常态。如此一来,投资和消费信心都并非几个月就可以回复原状,势必影响旅客入境数目、零售数据,乃至新增白领职位数目,继而影响租金、楼价,以及房託估值。今次运动如何结束,正是香港经济趋势会否剧变的关键。

美国南北战争是由黑奴问题所触发。4年战争,虽然最后仍由主张废除黑奴的北方胜出,但是后世历史学者指出,如果开战前夕,美国当时总统林肯以巿价买下南方所有的黑奴,将之释放,再宣布废除奴隶制度,其实需要动用的资金不到北军几年军费的一半。这还未计南北双方的基建和经济破坏。就算自认有理据都好,企硬亦会劳民伤财。老子曾说:「唯兵不祥」,现代话就是「企硬,只会衰硬」。

「企硬,只会衰硬」

在任何历时较久的冲突之中,双方都定必认为自己掌握理据。当年面对美洲13个殖民地,英国政府认为自己为了对方与法国开战7年,花掉的军费应由殖民地承担,故此开徵新税。殖民地则认为自己在伦敦国会没有代表,因此开徵新税有违社会公义。当双方冲突愈演愈烈,双方都觉得自己行事正确,因此有正当理由不断升级。当时两边都有温和派,提倡让美洲殖民地选出议员,代表殖民地在伦敦论政。但是当年船程以月计,又未有电报等即时通讯方式,难以确保议员和殖民地可以民心一致,因此温和派方案一直是议而不决。

在波士顿前议会大楼旁边的地上,有一个直径约两米的铜圈,围着一圈老式石路,以纪念「波士顿惨剧」的5名死者。当时,殖民地民众在路上抗争,与英国军队对峙;民众愈骂愈兇,最后军队向民众开了数枪。(按:那个年代军警尚未分家。)该小队中的8人后来被告谋杀,最终6人被判无罪,两人改判误杀罪成。在法庭公开资料看来,整个事件只是一连串失误,但对军队和民众来说都是悲剧。

由可协商解决到全面战争

英美矛盾本来是税务问务,交多交少可以协商解决。但是波士顿惨剧流了第一滴血,令事情发酵到数年后的全面战争。犹记得上届立法会的最后一天,议会拉布至午夜。时任立法会主席的曾钰成在结束会议时说:「我相信,我真心相信,议会裏的每位议员都是用自己的方式为香港服务。这是我的肺腑之言。祝福香港,香港一定要赢!」

香港久称「福地」,每每遇到十字路口最终都可以安然解决。只要主事者效法曾主席的心胸,当前困局尚有解开之机。

相关文章